葛格也喜欢的海南鸡饭吗

我们的DNA决定了人类的形态,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两条胳膊两条腿,这是常识内的正常。但是如果DNA最初演变成另一个模样,我们的正常还是正常?还是病态?
鸟在天上飞,鱼在水里游,思考是人类的特权,语言是人类的专利,如果有一天这一切颠覆了,这是病态?还是进化?或者这本来只是我们可能的模样?
当另一个我出现,它有一模一样的长相一模一样的记忆,它是我?还是我的克隆?谁是我?我是谁?唯一性失去后如何证明我还是我?它仍是它?当我体内参杂了其他生物的DNA,我还是我?当我杀死它时,我杀的是它?还是我?或是我的一部分?当我活下来,是完整的我?还是它也成为我的一部分?

评论

热度(3)